当前位置 > 首页 > 汽车 韩国车企的郁闷

韩国车企的郁闷
时间:2018-06-29

  政治冲击是每一个跨国公司可能面临的宿命。今后中国企业走出去,也会遇到同样挑战。

  ◎ 《汽车人》评论员 赵英

  2017年上半年转眼过去,各个车企都在算账。在今年比较困难的市场环境中,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些企业基本完成上半年目标,有些企业超额完成任务,有些企业则郁闷了。韩国车企就集体进入郁闷的队列。

  2017年上半年,现代汽车在中国市场上销售量同比下跌29%,起亚汽车在中国市场上销售量同比下跌40%。现代汽车财务报表显示,第二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48%。现代汽车已大大削减了今年在华销售指标。由于在中国、美国两个世界主要汽车市场均有较大幅度下滑,韩国车企在全球汽车市场上日子不好过。

  韩国车企的郁闷,很多人会认为是韩国政府对华外交、安全政策所致。萨德问题导致中韩关系紧张,的确大大影响了韩国车企在中国汽车市场上的地位。对中国消费者来说,韩国政府紧抱美国大腿,损害中国安全利益,是不能不介意的。当然,一个最高军事指挥权都在美国人手里的政府(自朝鲜战争爆发以来,美国驻韩部队总司令是韩半岛军队的总指挥),很难指望其能够做出符合本国政治、经济、安全利益最大化的决策。韩国新政府上台后,做出了一些似乎准备转变的姿态后,马上变本加厉,7月29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追加部署剩余4辆“萨德”发射车。

  萨德问题看不到解决前景,加剧了韩国车企在中国市场上的煎熬。问题是韩国车企能像日本车企那样熬过艰难时光,等来咸鱼翻身的日子吗?

  韩国车企目前的艰困,从短期看与萨德相关,从中长期看却并非如此。随着中国本土车企近年来自主开发突飞猛进,韩国车企其实已逐渐显露颓势。在新车型开发、推出方面,韩国车企进展缓慢。在SUV战场上落后明显。已推出的车型,与本土车企自主研发的车型在外观上有所落后,在性能上逐步接近。总之,韩国车企面临的窘境,是早晚要来的,不过由于萨德事件提前了。

  韩国汽车产品,在中国市场上,从来都是位于美日欧汽车产品与本土汽车产品之间。在技术、性能,品牌上高于本土车企;在价格、品牌上低于美日欧车企。但是,随着本土车企近年来的进步,韩国车企的技术优势被侵蚀了。不仅如此,同时还伴随着技术人才的流失。韩国技术人才整个团队被本土车企罗致的现象,已经出现。韩国车企的技术储备、品牌效应与美日欧车企相比差距明显。现在,本土车企在全球组织研发方面越来越老练,韩国车企能得到的技术资源,本土车企也能得到。在中国汽车市场上,首先受到本土车企挑战的跨国公司,必然是韩国车企。

  韩国车企还有一个弱点,那就是相对封闭的零部件供应、采购体系,使得产品成本难以降低。中国本土车企有一套适应中国汽车市场,不太讲情面甚至残酷的采购办法,能有效降低整车成本。据说,某韩国大汽车企业也进行了研究,成效如何,不得而知。

  从上述分析中可以看出,韩国车企的郁闷既有即期原因,也有中长期因素。有一点是肯定的,萨德问题越延宕下去,韩国车企越郁闷加重。由于韩国车企的本事较之日本车企有相当差距,能否等到咸鱼翻身那一天,是有疑问的。

  从另一个角度看,韩国车企的郁闷,是在中国本土企业崛起的大过程中必然出现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企业陆续在电冰箱、洗衣机、电视机、通讯设备等领域完成了对跨国公司的赶超,现在手机领域正在经历同样的事情。笔者手机已由三星换成了华为,周围许多人也是如此。同样拜萨德之赐,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上也显出颓势,当然苹果也正失去往日威风。

  三星、现代这样的大企业,在韩国堪称“国企”(代表国家脸面,影响国家经济状况,显示国家经济实力的企业)。“国企”到了这个地步,韩国政府仍无动于衷,不是脑子进了水,就是有心无力,实在无可奈何。看来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

  尽管本文对韩国车企前景不乐观,但是笔者对韩国车企和韩国企业家并无偏见。上世纪80年代初,笔者在中国汽车工业管理部门时,曾在饶斌董事长领导下参与一个关于大力发展汽车工业的重要文件的起草。当时饶斌董事长亲笔加上了“如果我们还不大力发展我国的汽车工业,我们不仅会拉大与发达国家汽车工业的差距,甚至将落后于后起的韩国及我国台湾省”(大意)。那之后不久,韩国汽车工业产量超越了我国(由于韩国轿车上马快)。

  韩国汽车工业在一个国内市场很小的国家崛起,并且出现了跨国公司,是一个奇迹。这个奇迹,和韩国企业家努力拼搏密切相关。政治冲击是每一个跨国公司可能面临的宿命。今后中国企业走出去,也会遇到同样挑战。企业家精神则决定着企业危机中的作为,甚至可能使企业绝处逢生。韩国企业家能否在不利的政治、经济环境中再创奇迹呢?汉江两岸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行文完毕,品一口咖啡,擦擦汗,扫一眼电视。哎呀!金正恩正挥舞“火星”导弹对怼特朗普,特朗普大嘴一张,韩国股市快速下跌。韩国车企运交华盖,实在晦气。想起了楚霸王那句话:“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也,非战之罪。”(《汽车人》评论员/赵英)本文系《汽车人》独家原创稿件,版权为《汽车人》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推荐阅读
精华推荐